查无此鸟的博客 一个不误正业的交通工程师的个人网站

[新浪博客]博文搬家][转载]陆华普 郭继孚 荣健 段进宇 汪海 谈交通拥堵

标签:交通工程 | 发表时间:2011-12-05 12:24:00 | 更新时间: 2020-02-14 13:06:23 | 阅读数:254 | 评论数:0 | 字数:4019

本文首发于科学网博客,后转载至新浪博客,具体时间为2011-12-05 12:24:00,新浪博客的地址为: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f985701010k7b.html 。
北京市公安局交管局新闻办公室警官 汪海 清华大学交通研究所所长 陆化普 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 郭继孚 北京工业大学研究中心主任 荣建 北京清华城市规划设计研究所所长 段进宇 据有关部门统计,北京市在高峰期间仅在主干道行驶和拥堵着的车辆就接近三百万,这个数字远不是北京高峰时刻全程同时出行的车辆的总数。堵车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没有权威的统计,但我们来算一下,仅燃油一项每一辆车如果按一小时1升燃油来算,仅高峰时期在主干道拥堵的这三百万汽车的燃油量来计算那它的经济损失将超过两千多万。 无论坐公交地铁,还是开车出门,对很多北京市民来说,每天上下班的出行时间都是以小时为单位来计算。而在节前的9月17日,北京更出现了有史以来最严重的一次大堵车,晚高峰拥堵路段峰值超过140条,全城路面交通几乎瘫痪。为什么在实行尾号限行等多种综合治理手段之后,北京的交通压力依然居高不下?记者也采访了北京市公安局交通管理局新闻办公室的汪海警官。 汪海:到中秋之前那天我们统计,全市机动车的保有量已经是突破了453万辆,而且从今年以来这个数字(增速)越来越快,现在我们统计过每天北京市光净增机动车就是两千辆以上,在中秋节前的那一周,一周新增机动车是1.6万辆以上,这么多人买了新车,那肯定每天早晚高峰的时候上班的时候他会开到路面上来,那个时候这么多车,集中在北京市道路上交通压力之大可想而知。 汪海告诉记者,为了缓解北京路面的交通压力,公安交通管理部门也想了很多的办法。 汪海:增大路面的警力,通过人的疏导来让我们交通正常运转起来。比如说现在每天的时候,除了我们基层支大队的民警在进行疏导之外,所有的机关民警,上到局长下到每一位机关的民警,那么都会在早晚高峰的时候,上路执勤。 记者了解到,北京市公安交管局在加大信息发布力度的同时,也加强了对违反尾号限行等违章处罚的力度,但汪海也坦言,随着机动车增速的不断加大,一些像尾号限行这样的措施,效果也正在逐渐减弱。 汪海:因为现在流量不断的上升,特别是机动车保有量不断的增加,这个尾号限行的效果正在逐渐的减弱,因为机动车保有量毕竟是增加了嘛。 汪海告诉记者,交通作为一个系统工程,仅靠交管部门一家努力远远不够。 汪海:我们公安交通管理部门只是负责路面、交通秩序方面的一些管理工作,那么从交通规划,包括路面的一些交通管理,包括一些设施方面的规划,都是需要靠很多政府部门协作完成的。 很多北京市民都还记得,2001年12月7日一场小雪曾经让北京全城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停车场。当时北京市的机动车保有量不过100来万辆,现在全市机动车数量翻了四倍多,可同期城市道路面积增长了还不到一倍。车多路少的尖锐矛盾一时难以缓解,怎么才能保证我们的道路畅通起来呢?在北京城市交通压力不断增大的背后,是急剧增加的机动车保有数量。上路的车以每天一千多辆的速度上升(编者:?与前面数据不符),本来就十分有限的道路资源也就变得更加紧张。同样作为国际大都市,美国纽约比北京更早步入汽车时代,它又是如何面对随之而来的车流考验呢?林肯隧道是进出纽约曼哈顿的咽喉要道,每天都会出现车辆拥堵。纽约交通部门是如何缓解这一难题的呢?林肯隧道是进出曼哈顿的咽喉要道,由三条隧道组成,共有六条车道,可以根据车流情况灵活调整放行方案。每天早高峰,进入曼哈顿的车流量远远大于出岛车流量,这时就把中间一条隧道的双车道全都改为进城方向,共有4条车道通往纽约。在下班的晚高峰时间段内,这两条车道则调整为出城方向。联结纽约曼哈顿及周边地区的其它桥梁和隧道都采用相似的措施,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路面拥堵。 陆化普:这种管理方法大大的提高了道路设施的利用效率。车道一改变就能非常充分的利用已有的道路系统。北京目前它这个涉及到城市规划,它说到底本质上还是一个单中心的结构。大家早高峰四面八方来到市区,到了晚上离开北京的方向车辆特别多,相反反向车辆特别少,这种现象的存在叫潮汐交通,非常适合改变车道的控制模式。 在曼哈顿,停车一小时动辄收费十几美元,甚至二三十美元。今年市政府将最便宜的路边停车上调至每小时2.5美元,而且对停车地点、时长和车辆种类都有严格的限制。另外,由于路边停车位稀缺,在曼哈顿找车位是对运气的考验,转半个小时找不到车位是常事。在金钱和耐心的双重压力下,很多人放弃开车进城。 纽约市民:我是坐地铁上班的,听开车的朋友们讲交通很堵,停车位难找,一不小心还要吃罚单。周五上午9点是曼哈顿的早高峰时间。记者沿出城路线通过林肯隧道,进城方向的车辆已经排成了长龙,移动缓慢。然而,占用出城方向最内侧逆向行驶的一条车道却畅行无阻,与缓慢的进城车流形成鲜明对比。 记者发现,在这条路上行驶的只有公交车。这是因为,周一到周五早高峰期间,交管部门会将出城方向的一条车道临时改为进城公交专线,严格禁止其它车辆驶入。 郭继孚:在国外这种路权其实有很多地方,一条街道很窄,只有一条道,小汽车不能走公共汽车专用,两条道的,一个方向公共汽车专线,另外一条道小汽车专行。据统计,每天早晨这3个多小时内,约有1700辆公交车经由这条公交快线,运送6万多名乘客进入曼哈顿。北京交通发展研究中心主任郭继孚告诉记者,北京市也有类似的公交专用道。 郭继孚:北京的公共交通道已经很长了,但是实际上我们划的时候你就会发现我们专用道实际上是不成网的,是断的,在最需要的地方恰恰没有的。公共汽车专用道应该是在哪个地方划?应该是在最需要的地方划,应该是在拥堵的地方划,可是在最拥堵的地方划你想想看本来我们的交通就很堵,我们要再划出一条道来给公共汽车,小汽车不就更堵了吗?社会压力不会更大吗?所以在这样一个选择当中作为一个城市来讲那一定是一个艰难的过程。 北京、纽约这些大城市相比,新加波的土地面积只有700多平方公里,只相当于一个半朝阳区的大小,人口数量却高达500万。然而,在《2010年全球城市生活质量排名》中,新加坡成为了亚洲得分最高的城市。这个土地资源极度紧张的城市又是怎么解决交通难题呢? 新加坡最著名的购物街乌节路为了缓解商业区的交通拥堵,政府也在通往乌节路的各个必经之路上,设立了电子收费站。新加坡交管部门在所有通往核心区的道路上,都设有电子道路收费系统的闸门。这些闸门在早晚车流高峰时开启,对每一辆通过闸门的车辆收取2至2.5元不等的拥堵费。当然,拥堵费不仅仅只是在高峰时段收取。在新加坡每一辆机动车上,都有这样一个读卡器,用来帮助司机缴费,其中也包括市区拥堵费。 陆化普:新加坡的所有道路,它都时时的检测这个车速,当车速低于某一个值的时候,它就开始对这些车辆增收交通拥挤费,因为是一个智能系统是自动的。一增收这个交通拥挤费很多车辆它就不走这个道了,走的车少了这个平均车速就提高了。你这车速达到某一个值之后它就停止收费,就是这样时时动态的进行机动车的拥堵收费管理。 荣建:从技术上面现在咱们也完全有能力可以实现到这样子的技术方案 可以做得到。但是交通的问题往往不是一个光是技术上就去解决的事,比如说我们把二环以内实行比较高的通行收费,自然会引发下一步可能带来的问题就是二环以内的商业区怎么办?北京的王府井、西单它们是不是还能保持那么旺盛的经济活力? 此外,新加坡政府还制定了全球最贵的轿车价格政策,平均50万元一辆,以此控制私家车数量的增长。 郭继孚:她在汽车上的关税非常非常高,一开始是百分之几十,又提高到车价的一倍等等这样。再一个特别是什么呢?通过牌照的控制,像新加坡你要想买一个车你得先去申请一个拥车证,这个拥车证是什么呢?新加坡政府每年要控制一个总数,控制这个总数大家到那儿去申请那个牌照,进行一个公开拍卖的系统。你出钱出多高的价格最后大家竞拍来定价。最高的价格我算了一下相当于我们人民币,历史上最高的是55万人民币,就买了这样一个资格 ,还不是车。 段进宇:他们有一种红色的牌照,那么这种红色的牌照可能比较容易获得。但是呢它有很多限制,它只在周末上路是免费的,如果在平时上路呢一旦一些受监控的主要道路车速低于一个制定标准,这些红牌照的车就会被记录下来缴纳拥堵费用。 新加坡根据交通容量的增长,有目的地来控制车辆净增水平。计算起来,在新加坡拥有一辆车,比在中国拥有一辆车,成本要高四到五倍。而对于价格较低的经济型轿车,成本则要高八到十倍。到现在为止,新加坡小汽车的拥有量仍然非常低,所有机动车加起来也不过才九十万辆左右。 郭继孚:对于城市密度高的这种区域特别是城市中心区,因为资源条件有限,就不可能过度地发展小汽车。实际上香港、新加坡这些地方,他们的机动车数量是什么水平呢?香港七百万人,实际上的机动车保有辆才65万辆。比如在纽约,美国最大的城市也是最高密度的城市,实际上它的密度要比北京、上海还要低得多。到了纽约市是什么状况?有一半的家庭没有小汽车。而到了全世界最高密度的地方,就是咱们看到的曼哈顿这个地方我们的数据告诉我们有77%的家庭没有小汽车。 目前北京的机动车保有量已经突破450万辆,今年上半年增加34.5万辆,平均每天会有 1900辆新增的汽车驶入北京街道。随着汽车保有量的迅速增加,北京市城区早、晚高峰路网平均车速与 2009年同期相比分别降低了3.6%和4.8%。 荣建:北京最近十年左右的汽车保有量的增长速度都超过了GDP的增速。这种落差是很明显的,这种供需方面的落差导致北京的交通不仅是迅速的,而且是深度地恶化。 陆化普:不仅仅是北京、上海这样的城市,现在省会城市和计划大市,它的机动车的增长速度也都极快,都在20%、30%,甚至有的是50%这种速度在迅速的增长,所以当前的城市交通拥堵问题,已经不是个别现象,是中国城市的普遍现象。 【引用地址

版权声明:本文由@查无此鸟创作,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除非注明,均为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来源,并完整保留本段声明。本文地址: http://liyonggang.net/blog.aspx?id= 2011-11-05



本文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昵称或评论内容不允许为空!邮箱可不填,但建议填写以备联系,邮箱将不显示在评论中。) 昵称 邮箱

查无此鸟的博客

Copyright©查无此鸟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t5lyg@126.com

其他链接

卢昌海的网站 | 鱼の后花园博客) | 新交通人的技术闲谈-知乎 | FROYOs Blog | 博客园 | 鸟哥Linux | 蜂鸟的小窝 | 大眼仔

AutoCAD.NET: Kevin K | 大非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