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鸟的博客 一个不误正业的交通工程师的个人网站

[新浪博客]这一阵子的我和我们[春节记事]

标签:鸟的传说 | 发表时间:2013-02-16 00:19:02 | 更新时间: 2020-02-12 13:28:04 | 阅读数:225 | 评论数:0 | 字数:3525

本文2013-02-16 00:19:02首发于新浪博客,地址:http://blog.sina.com.cn/s/blog_638f98570101an42.html。
回老家过年了,带着刚满9个月的笑予。
本来的计划是,2月1日[周五]我和XK送母亲和笑予回老家,然后3日[周日]回京第二天上班,5日或6日再回去[8日放假,提前走两天]。后来发现,从老家回来后的周一已经是4日了,如果5日走的话,相当于只多上了一天班。连单位领导们都觉得我们这样安排太折腾了。所以改变计划,1日回家以后就不再回京了。当然因为走的太早,所以都需要向领导请假。这倒是没遇到什么阻力,但是我的工作上还是多多少少的让我忙活了几天[见这里]。
京广高铁在2012年底开通,这一次春节回老家坐上了高铁。本来在宣传和大家的期待中,高铁的开通,可以结束所谓“一票难求”的时代,但情况似乎没有多少的改观,反正不管怎么说,买回去的票还是费了些周折,并没有想象的游刃有余,返程票更是恐怖,只买到了8点40分发车的票,其他的票在瞬间就没有了。
从北京到定州约200公里,凭借高铁的速度,不到一个小时就能到了。但是因为要从大兴跑去北京西站,然后再在定州东站[新的高铁车站]下车,再坐公交车回家。这两头的时间就有差不多4个小时。似乎是中国高铁的通病,新车站都建在远离城市建成区的地方。尤其是一些中小城市,离的更远,即使城市发展速度再快,20年之内恐怕也不会将城市扩大到新车站。为什么要将高铁车站建在远离城市的地方?我想到了和听到了一些理由,但是没有见过权威的解释。
回老家之前,母亲和XK就考虑到了家里比较冷,所以给笑予带了很多的棉衣服。但是回到家还是发现低估了,尤其是买的一些棉服似乎不能使笑予抵御寒冷。所以,母亲连夜给他赶制棉衣棉裤。
笑予在回到老家的第一天,开始莫名的大声的持续的哭,这个在北京的时候很少见。我们觉得是他没有这么长时间的穿厚重的衣服,所以他感觉到难受,才会哭。另外,因为衣服太过厚重,不管是把他尿,还是穿尿不湿,都是极度的不便。
母亲忙过年的事儿很辛苦,晚上由XK和我陪笑予睡。从回到老家的那一天起,我俩就没有睡过一个完整的觉。笑予晚上要加一顿奶,而且隔几个小时要换一次尿不湿(家里气温低,不出汗,笑予排尿也更频繁)。似乎是因为温度低,笑予睡觉的时间比在北京要多一些。但是因为穿的厚重,哭闹也多一些。
在经过了几天低温生活以后(家里自己烧着暖气,但是因为是一层独栋,所以屋里的温度最高只有14℃),笑予似乎开始慢慢适应了,情绪也开始变得好起来。
大舅肺部感染,被紧急送到了医院,我们一家四口,跑到很远的医院去看他。他已经不能活动了。
大舅是在2003年(?)患的脑溢血,之后又有几次复发,老年痴呆,加上本来的心脏病,能够坚持10年之久,已经算是奇迹了!我们到医院看他,他已经不认识我和哥哥了,把父亲认做了他的师傅。只有对母亲,他没有认错!听表姐说,他是连自己的儿女都不认得!
从医院回来以后,我和xk跑到商场购物。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人们把逛商场变成了过年的风俗。商场里面人挤人,尤其是超市里面,等待付款的人排着长长的队伍。商场也似乎是“顺应民意”,竟然在大年初一也开门营业。
我不知道在诸如北上广这样的大城市里是不是也是这样的情景,因为没有在大城市过过春节,也几乎没有过过其他的什么节。但在我的家乡这种小城市里,消费在商场里面的财富,有多少是在当地创造的呢?我家乡的制造业并不发达,但是商业却似乎很发达,赚的钱,恐怕有相当部分是我们这种外出务工人员的吧!积攒了一年的财富,平时省吃俭用的钱,因为春节的缘故,在家乡一掷千金!
和xk在几个大商场转了两圈,本来想给她买点衣服鞋子什么的,结果发现东西都贵的狠,动辄就是几大百,有些甚至贵的离谱。我们左挑右转,也没有找到物美价廉的衣服鞋子,只好作罢,想着还是回到北京以后到网上团购吧。
回到家以后,母亲说笑予和她可能是有些着凉了。我们开始不是很在乎,因为家里确实冷。但是在晚饭前,我们感觉笑予似乎是有点儿发烧,但过一会儿又觉得不烧了,就没有特别在意。然而这只是个开始,晚上笑予开始发烧,最高到了38.5℃(腋下),我秉承着尽量不用药的原则,想要用物理降温的方法给他退烧,但是效果并不明显,最后还是在父母的建议下,用了退烧的药水,结果笑予出了很多汗,烧很快就退下去了,这一晚也就只是折腾了前半夜,后半夜还算是正常。
第二天一早,是大年二十九,也是除夕,笑予并没有发烧,我觉得这一次我们都过去了。谁想,喂完奶哄他睡觉的时候,发现又烧起来了。这让我很痛苦,不知道该怎么办,我最害怕的就是他反复发烧。这次还是烧到了38℃多,坚持到了中午,又给他灌了点儿退烧的药水儿。效果还是很快,出汗,烧退。然后人们就开始琢磨是什么引起的发烧,最后比较一致的意见是“积食”,笑予可能是吃多了,造成了消化不良,进而发烧。然后我们就开始饿他,但是效果并不是特别的明显。
除夕夜里,没等他再次发烧,我们又给他灌了一次退烧药,这个年就在这样的情况下过去了。第二天大年初一,上午拜完年,回来给他测体温,发现不到38℃。但还是有些烧,人们建议去找医生看一看。于是哥哥就满大街转悠找还在开门的门诊,结果是一个也没有,最后决定去医院。
初一下午到医院挂号,医生初步诊断是呼吸道感染(这个我们谁都没想到,因为笑予没有咳嗽),测了下血,照了个胸透,确诊是上呼吸道感染,血检发现白细胞量少,但肺上没事。
医生强烈建议输液,我从心底反对,但也无力反抗,于是开药、拿药,到住院部的一日病房,找医生、找护士,当天下午就开始输液了,这一输就是三天。
虽然市医院(县)盖了新的住院部大楼(好高),医疗系统也全面提升到了电子化(好高级,没有病历本了,一卡通吃),但是在我看来,最重要的防止孩子们交叉感染的问题却没有解决。病房里的环境实在是差,父母们就那么抱着孩子挤在不大的空间里,没有空调透风,也没有隔离。在这样的环境里,我最怕笑予再染上其他的什么病。
按照我们的风俗,大年初二是回娘家的日子,但是XK家里也冷(更冷,屋子里还不到10℃),所以笑予姥姥决定不让XK初二回娘家了,说初四的时候回来一天就行了,不过夜。但是因为笑予发烧输液的原因,最终决定的是今年就不带笑予回去了,只有XK一个人初四回去。
后来我们想,笑予这次生病可能是跟我们去医院看大舅有关系。我们把医院的病菌给带回来了,而9个月的笑予正好又刚刚失去了母亲免疫力的保护。总而言之吧,初三输完液以后,又重新给笑予测了血,基本正常了,这次的病算告一段落。但是,但是我们又从笑予的身上发现了红斑!猜测着可能是输液的缘故吧,给住院部的医生看,他建议我们去挂皮肤科的号。于是又跑去给皮肤科医生看,最后的结论还真有可能是和发烧、输液有关,给开了点儿药,说大概5、6天的样子就会好了。MD吓死我们了,还以为真的是在医院被交叉上什么其他的毛病了呢!
初四,是叔叔、姑姑们来我家看奶奶的日子,每年都会有十几二十几个的人。因为笑予刚刚病愈,又怕人太多,一则乱,二则怕又给传上什么病,于是决定到哥哥家呆一天。XK回娘家省亲,嫂子、哥哥亦然,母亲、父亲在家里招待叔叔、姑姑们,照看笑予的任务只有我能承担了。
这是我第一次单独一个人照顾我的儿子。因为输液的缘故(?),笑予开始拉稀,所以更难照顾。好的一方面是,哥哥家是新小区,集体供暖,所以温度很适宜,笑予这十来天以来,终于又开始撒欢了,在屋子里面爬上爬下的。从上午8点到下午4点,终于是圆满完成了任务。
初五这一天,还是在哥哥家度过的。上午,去取了第二天的火车票;中午,和哥哥嫂嫂笑菡一起吃了一顿饭,喝了些酒。哦,说到这里,笑予的病很可能是我传染上的,因为从看大舅的医院回来以后,我的嗓子就开始发炎了。一直在吃药,但是笑予好了我都没有好,而且还有加重的趋势。到哥哥家小区旁边的门诊去看了看,医生给配了些药,6顿,共6元人民币!艾玛丫!上次我只买了两盒药,就花了40多,回北京以后又去买了些,花了70多!!!
本来吃了医生给配的药,好多了,但是好不好我就是没有遵医嘱忌酒,中午和哥哥喝了几杯白酒,下午又睡了会儿觉,咳嗽的更厉害了,后来又似乎是染上了点儿感冒,开始打喷嚏、流鼻涕。后悔啊,不该喝酒。
因为是初六早上的火车,需要一大早起来去火车站,所以初五晚上,我们又搬回去住。
回京的旅程就没有什么好记述的了,无非是等车、坐车、等车、坐车而已。从早上7点到上午11点,经过了这4个来小时,算是比较顺利的回到了大兴。
单位放假到初十(19日),但是因为哈尔滨项目月底要完成,不得已,这几天要加班了罢!“真正”的2013年就要开始了!加油!加油!!加油!!!

版权声明:本文由@查无此鸟创作,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除非注明,均为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来源,并完整保留本段声明。本文地址: http://liyonggang.net/blog.aspx?id= 2013-02-16



本文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昵称或评论内容不允许为空!邮箱可不填,但建议填写以备联系,邮箱将不显示在评论中。) 昵称 邮箱

查无此鸟的博客

Copyright©查无此鸟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t5lyg@126.com

其他链接

卢昌海的网站 | 鱼の后花园博客) | 新交通人的技术闲谈-知乎 | FROYOs Blog | 博客园 | 鸟哥Linux | 蜂鸟的小窝 | 大眼仔

AutoCAD.NET: Kevin K | 大非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