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鸟的博客 一个不误正业的交通工程师的个人网站

2020年春节假期记录(新冠肺炎)

标签:鸟的传说 | 发表时间:2020-02-09 21:58:18 | 更新时间: 2020-10-09 09:02:11 | 阅读数:335 | 评论数:0 | 字数:5077

这一个春节,注定会在中国留下深刻的记忆,一如17年前一样。这篇博客,主要是记录自己在这个春节假期里的所经历、所见、所想,以流水账为主,目的是留下记忆,再过十几年再回想起经历的这一段时期不至于模糊。有机会要写一写17年前的经历。 2020-03-18更新:鉴于多种原因,文中的**肺炎统一成“新冠肺炎”,若无法统一,则以星号代替。
今年1月24日是大年三十,按原国家规定春节假期是1月24日至1月30日,公司给延长到了2月5日,这也是我司wei-shu-bu-duo为人称道的传统之一。

一般到了临近过年一两周的时候,各项目差不多就都停了,盼着回家的心情已经使大家无心工作,有什么事儿也都是“过了年再说”。但是,今年就有点儿奇怪了,(我)到快过年了事情还比较多。比如某高速项目要求年前完成初设修改,还好有条不紊的完成了。还有某1700项目,因为某些原因,快放假前几天,连开了两次会,甚至还组织了个业主的大处长参加的会议,安排了很多工作。这个项目太过敏感,不好多说,就此打住。还有某高速咨询的项目,虽然事情不多,在最后几天还是打了几个电话,两份报告也都修改了一版,发给了业主,这已经是大年二十九(1月23日,已经回老家)了。所里好几个项目也是这样的,开会的开会,加班的加班,有个同事甚至在临放假飞了一趟海口开评审会,堪称人生之奇迹。

国家假期是从年三十开始的,但是这个时候外地的才回家显然不合情理,况且临近过年火车票也不好买。所以每年公司都默许大家可以早几天走,这样到最后几天其实办公室已经没什么人了。今年也不例外,最后一天(年二十八,1月22日),只剩我和办公室一个北京人同事了。所以下午给所有的绿萝灌满水以后,我也就算是正式放假了。

其实在1月20日之前,大家已经开始关注武汉的疫情了,但是觉得离自己比较远。1月20日,大兴确诊了两例,这一下子引起了大家的重视,办公室有个同事上班说她去社区诊所,口罩已经被抢光,没有了。

1月19日下午还跑去交管局开了会,因为早到了,在北京南站的换乘大厅转了两圈,忽然想到了武汉疫情,想来火车站是一个高危场所,所以吓的赶紧跑了。后来新闻报道,就在当天上午,有一个人坐火车从武汉到北京西又从北京西到北京南然后坐火车去的东北,确诊了。不禁有点儿后怕。

近些年,北方在1月前后的雾都会比较频繁,有一年元旦开车回家,遇到了特别大的雾,能见度只有数十米,而且整天不散,高速封路,走的国道,200多公里的路程,从上午10点开到凌晨2点多才到,而且中间险象环生+大堵车,还不要命的开到60公里时速。今年雾还是比较多,我每天看天气分析和预报,生怕又遇到大雾封路。今年大年二十九才回家,若是耽误了就是年三十了。


大年二十九,也就是1月23日早上,后备箱塞得满满的,座位上都放了不少东西,一车5个人,加上内表妹、内表弟姐弟二人,开车回家了。内表妹在北京上班,内表弟还在上大学,寒假被招来帮忙看孩子。因为害怕和人接触传染,中间没有到服务区休息,一口气开车到家了。天气还算比较给力,雾的范围有所缩小,12点多到定州出口的时候,看到LED显示在定州站分流,看来往南的雾还是比较大的。

2019年年中的时候,把东院的房子一层改造了,买了电暖气,铺了地暖,改造了窗户,把一个房间改造成厨房,另一个小一点的房间改造成卫生间,只留了两个卧室。从1999年开始,过了20多年的寒冷的冬天,终于可以舒舒服服的过了。妈妈对这次改造很满意,做饭和上厕所都很方便,也可以在冬天洗澡了,热水器连着厨房,洗菜洗碗也不再冻手了。爸爸也得到了极大的解放,之前取暖都是烧煤暖气,效率低不说,每天还要砸煤块,还要时刻关注火势,不能太旺、也不能灭了。原来我都是睡没暖气房间,或者用电暖气、或者用小太阳,温度只有10度左右。即使是有暖气的房间,温度也就十几度,而且地上是凉的。今年就很舒服了,地上是暖和的,比住宅楼的地都暖和。这是我20多年来过的最舒服的一个春节了。

去年文艺觉醒,请人手写的对联。今年已经没有新鲜劲儿了,但是年三十儿贴对联的传统还是要做的。上午开车到崇文街买对联,因为**肺炎(非正式命名,民间叫法)的原因,往年接踵摩肩的拥挤的人潮没有了,不过卖对联的还是不少,匆匆买了几幅对联、几个福字,全程戴着口罩。下午,还是妈妈用面粉熬了点儿浆糊,贴上了对联、福字,挂了灯笼,完成了一个仪式。

三十下午,还和哥哥一起去看了看大叔叔,爸爸的二弟。妈妈提出来的,说该看看你大叔叔去了,初一去又不太合适,你们今天去吧,于是和哥哥开车去了。大叔叔也60多岁了,比父亲小两岁,中间有过几年婚姻,但是大部分时间打着光棍,奶奶去世后,他就孤身一人的过(其实奶奶在世的最后几年,已经轮流在几个叔叔家住了)。我和哥哥到的时候,他正站在街上和人聊天,口袋里放着收音机。我因为很少回老家,也很少见他,他明显老了很多,想想也是,已经60多岁的人了。他一个人住在自己的老房子里,整个房子和院子都显得破败,进屋以后也是没有多少生活的气息。村里给他办了低保,生活算是有保障,政府也给他安了电暖气,但是他没有开,说不冷。院子里养着几只羊,其中母羊都大着肚子,大叔叔说起他的羊来很是自豪。我跟我哥各拿了一千元包了个红包给他,他大声的说,我该给你们的,我们哈哈大笑,说都40岁的人了……他是个无私的人,我们小时候他照顾我们很多,对我们都很好。小叔叔,爸爸的四弟,就住在隔壁,哥哥也过去看了看,我陪着xiaoyu喂羊,他没怎么见过这些动物,既好奇也害怕,喂了好几颗大白菜,后来被制止了,因为羊吃多了白菜会拉肚子。小叔叔小婶婶后来也过来了,聊了几句。俩堂弟生了好几个孩子,我都不太熟悉,不过长的很像他们。没见到堂弟们,只见到了老大媳妇。没有待多久,我们就回来了。

去年虽然也禁止,但是三十初一的好像还让放炮,今年是彻底禁止了。爸爸也没有买炮,想买也没地方去买。北京也完全禁止了。没有炮声的年,过的很安静。往年春晚都是伴着炮声的,临近0点,炮声连成一片,能盖过电视声。今年一声没有,只有在初一早上隐约的听到了一两声,看来不管什么时候都有不听话的人。我对不让放炮没什么意见,因为我本来也不怎么放——胆儿小。但是没有了炮声,确实少了不少年味儿。今年不让放炮,当然是为了防止空气污染,但是因为疫情,交通少了,工厂也停了,但是空气依然比较差,网上因此有了质疑的声音。

虽然疫情已经比较严重了,但是二十九(1月23日)的时候北方这边还没有什么措施,但是大年三十就比较严重了,哥哥在离我们几百米的高层住,为了减少聚集,只是三十、初一来聚了聚,喝了两次酒,其他时间都不过来了。初一我们也都没有去拜年,也没有开门,防止有人来拜年。这个年过的,确实太特别了。

先是武汉,后是湖北的几个城市,都封城了。不准进出。这是比2003年的非典都严重的措施吧。武汉上千万人的城市,封城是一个国际性的大事件。

初一下午,开着车出去转了转(有点儿冒险),去了公园,寥寥几个人。去了个超市(大槐树,在明月街,第一次去),人不多,但比想象的人多。

初二本来是要回娘家的,但是疫情越来越严重,虽然还没有限制交通,但是已经显出了迹象。初二一早岳母打来电话,通知我们不要去了,说村里已经通知不让回娘家了。说到这里要说一句,老一辈对网络上的消息关注比较少,我们已经觉得比较严重了,出门带口罩什么的是标配,但是老一辈都不以为然,但是但凡政府发布个什么通知,他们肯定是会重视的。妈妈就是因为收到了村里党支部发给她的短信,才觉得事情严重了。初一的时候,嫂子说他们村出现一例疑似(后排除),在犹豫是否回去,但最后还是冒着风险回去了。这可能大概也许是他们后来不再过来的原因,怕传染给我们。

初二村里就开始封路了。除了一个出入口外,其他的进村的路口都用土堵起来,唯一的出入口也有人日夜把守。本来父母计划是初五我开车载着他们去回去烧纸的,也取消了。

回老家之前,给爸爸和岳父各准备了两箱酒,38°永丰,外面不好买到的。但是因为初二没有回娘家,酒没有送出去,一直在车里放着也不是办法,因此准备还是无论如何去一趟。(大年初四,1月28日)但是因为封村了,原来的路线走不通了,走了一条偏僻的路,算是能够到村口了。岳父开车在村口等,也不给村里干部找麻烦,把酒放下,匆匆说了几句,也没进家,就打道回府了。路上看到农村的执行力还是没的说,中国政府的治理能力能够到村里,确实是历史上最强的。

在家里呆着实在是没事儿干,大年初五,1月29日,又开车出去了。天气晴,气温也有所回升。本来想去公园转一转,但是人特别多——感觉大家的警惕性有些放松,为了避免感染,放弃了去公园打道回府。在家门口的超市买东西的时候,孩他妈的手机被车门夹了一下,开始还以为屏幕碎了,后来发现只是外面的钢化膜碎了。于是又开车去崇文街贴膜。崇文街十分的冷清,所有的店铺都没有开门,也没有摆摊设点的,往年的春节这里像庙会一样热闹。只有大世界超市还在开门,于是又进去看了看,还真有贴膜的。贴了膜,又在超市转了转。

我们计划初七返京,初六妈妈说要给xiaoyu买玩具,所以开着车又出门了,先去了崇文街,xiaoyu说要买加特林(初一在大槐树看到的),所以没下车直接又开去了大槐树。在大槐树转了转,买了加特林、足球,还有些菜什么的。这个玩具太猛,打水弹的,还有电机加持,出弹量吓人,声音也吓人,回家玩了两次,觉得太危险,没有带回北京。


初七(1月31日),本来应该是上班的日子,但是国家、北京市都发通知延后假期,北京市延后到了9号。上午先去村里接了内表妹,内表弟希望在家呆着,不去北京了。路上车不多,看来多数人还都不准备返京。这次在固安服务区休息了一次,上了个卫生间,也不敢多待,匆匆就又上路了。因为在检查站要测体温、查身份证,所以京港澳的琉璃河、京广的榆垡都有拥堵,导航建议绕京台进京,在京台检查站大概400m的拥堵,走了有半个多小时。在定州上高速的时候看到收费站有穿防护服全身防护的人员检查,在北京检查站却发现并没有那么重视,工作人员只是戴了口罩、手套,测体温也只给司机一个人测,身份证倒是都查了,但是是工作人员收上去统一刷的机器,我感觉这里是一个漏洞。

初八(2月1日),早上唯一的一个体温计摔坏了。开车出去买。去的第一个门诊没有开门,到另一个药店,熙熙攘攘的都是人。前一天晚上,人日发了条消息,暗示双黄连可以治病毒,结果瞬间被强光了,据说连双黄莲蓉月饼都未能幸免。药店里人不少但大部分是外卖员,让我不禁有点儿后悔不该出来,应该直接叫外卖。问了店员,说没有体温计了;又顺口问口罩,她抬头看了我一眼,说没有。这一眼意味深长,我看不懂代表什么意思。

回来后就打开饿了么找,还真找到一家药店有体温计,于是买了两个。快递、外卖送到大门口就进不来了,得自己去领。

放假前,就想自己写自己的网站来着,但是就算是每天无所事事,也没有开始写。回北京以后,终于又有了动力。初十(2月3日),把liyonggang.net的域名实名认证了(春节前就注册了,但是一直没有认证)。十一(2月4日),正式开始写程序,6日基本就写的差不多了。原来把这件事看得比较复杂,觉得会花不少时间精力,但是其实开始做了,发现也并没有那么难。

初十(2月3日)晚上停水了,我这才发现家里的所谓中水只有马桶用,其他都是自来水。想来也是,洗澡和洗脸也不能用中水啊!叫来物业小哥打开水表箱(水表箱、电表箱都在走廊,据说因为有人偷水偷电,所以水表箱、电表箱都上了锁。我们因为是公寓不算住宅,所以水表电表都是刷卡的不能在线买),本来说水表在还剩4吨水时,会断一次报警,再用水卡刷一下就会有水,但是刷了一下显示0,小哥说你这没水了,去买水吧。

于是大晚上又跑到办公楼那边买水,但是值班的已经下班了(9点半去的,9点下班),我求了两句,人家说明天8点再说吧。我想了想,做人也不能太过分了,就说好吧。洗漱可以忍忍、马桶有水上厕所没问题,就是喝水怎么办呢?突然想到办公楼有公共热水器,就拿了壶接了两壶回去应急。第二天8点多跑过去,值班的人说话算话早早地在了。充值、交钱,回来刷卡来水,就比较顺利了,不再啰嗦。

公司两个进出的大门都检查进出了,后来还搭起了帐篷,开始测体温。公司内部大院倒是没什么限制,我还去办公室呆了一天。后来就开始在家宅着了。这期间就没有什么可记述的了。

这个春节假期长达18天(从1月23日算起),大概是工作后最长的假期了吧。

这个病毒在今天(2月9日)被命名为“新冠状病毒”,好无创意的名字。

图片01 **肺炎时间线(来源见图片)

版权声明:本文由@查无此鸟创作,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除非注明,均为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来源,并完整保留本段声明。本文地址: http://liyonggang.net/blog.aspx?id= 2020-02-09



本文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昵称或评论内容不允许为空!邮箱可不填,但建议填写以备联系,邮箱将不显示在评论中。) 昵称 邮箱

查无此鸟的博客

Copyright©查无此鸟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t5lyg@126.com

其他链接

卢昌海的网站 | 鱼の后花园博客) | 新交通人的技术闲谈-知乎 | FROYOs Blog | 博客园 | 鸟哥Linux | 蜂鸟的小窝 | 大眼仔

AutoCAD.NET: Kevin K | 大非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