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鸟的博客 一个不误正业的交通工程师的个人网站

碎碎念:7、8月份的#碎碎念#和#随思杂想#整理

标签:碎碎念 | 发表时间:2020-08-31 12:20:30 | 更新时间: 2020-09-23 13:08:11 | 阅读数:388 | 评论数:0 | 字数:2925

#碎碎念# 2020-07-03“在”和“再”跟“的地得”似的,有混用的迹象。#鸟说# 2020-07-04在加班,然而毫无工作的心情,一直在摸鱼。 2020-07-04我想我的手癌是不会好了。 2020-07-11惊了!我竟然有饭否的账号! 2020-07-18中考前一天下了大雨,那时候刚搬进新盖的房子,我哥还没有退伍,我下午睡醒后电视里正在播《雍正王朝》。记起来老师让去提前看考场,于是骑自行车去回中,找到了考场,锁着门呢没让进去,从窗户里往里看了看。——这一转眼已经21年过去了。 2020-07-27我搞独立博客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只有注册了简书会员才能评论……看来我想多了。 2020-07-28又想起我手贱一下删了2个T的数据还找不回来的弱智操作了。 2020-07-29网上聊的来的就在网上聊聊就行了,就不要线下见面了,大概率会失望的。#一个想法,不一定对# 2020-08-03我是太懒了,太怕挑战了? 2020-08-04昨晚上有个同事晚上8点的飞机从北京飞烟台,然后10点的时候在首都机场降落了。 2020-08-06[转]我最近发现了做甲方有一个必不可少的东西,就是内心要有比长江黄河更澎湃的自信心。 2020-08-20今天又买了4本书,今年花在买书上的钱超过千元了:王小波的两本《黄金时代》、《一只特立独行的猪》,和一本《寻路中国》、一本《什么是民粹主义?》。这4本书也是计划今年要读完的,那么加上马上将读完的《卡拉马佐夫兄弟》,今年就是读了22本书了,看来超过去年的24本也说不定。从字数上说,今年将读470万字,已经比去年的440万字要多一些了。
#随思杂想# 2020-07-04 下面一段话不是我的原创,是某易云音乐的某首歌的某个评论: 我天性不宜交际。在多数场合,我不是觉得对方乏味,就是害怕对方觉得我乏味。可是我既不愿忍受对方的乏味,也不愿费劲使自己显得有趣,那都太累了。我独处时最轻松,因为我不觉得自己乏味,即使乏味,也自己承受,不累及他人,无需感到不安。[本段话转自 网易音乐 听个歌不是考研就是要死] 2020-07-06 鲁迅在《世故三昧》里说“如果你遇见社会上有不平事,万不可挺身而出,讲公道话,否则,事情倒会移到你的头上来,甚至于会被指作反动分子的”。在纪录片《美国工厂》里也有这样一个场景,车间主管(中国人)和工人(美国人)产生了矛盾,另一个美国人(职位应该在中国主管之上)来协调,在解决完事情以后对着镜头说,他们俩不想如何解决问题,只想着互相指出对方的问题。我这个时候就会反思我所处的环境,就像是一做大厦将倾,我们住在里面的这些人有拼命而奋不顾身扶着不想让大厦倾倒的,也有怕倾倒而自保而遁走的,也有觉得自己损失不了什么而站在一旁看笑话的,更有趁着混乱拆墙角的。这种情况下,先前力扶大厦的人心里也发生了变化,有些成了后面几种人,但终归是还有人在扶着。然而不幸大厦终究是越来越倾斜,人们反而怨恨起扶着大厦的人来,说问题全出在他们身上。这可能就是鲁迅说着的“事情倒会移到你的头上来”吧。 2020-07-07 一个人的所有努力追求的终极目标是“自由”。看过一种说法,自由分为三种:思想自由、财务自由、时间自由。思想自由是最基本的自由,而时间自由是最高级的自由。对于我来说,“财务自由”、“时间自由”此生大概是无论如何努力也没有希望了——更何况我也不努力,所以即使做着社畜心情也比较淡定。只是这“思想自由”,因为读了一些书,还是保留有一线希望的。 以上,大概就是我为什么要读书吧。 “三个自由”的论述引自@月光博客 的微博,他也是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转发来的,微博全文如下:
人生追求的三个最高境界:思想自由、财务自由、时间自由;所谓思想自由,就是独立思考、独立判断,所谓时间自由,就是自由地支配自己的时间。思想自由是财务自由的前提,时间自由则是财务自由的终极目标。一个人所有的时间中,自己自由支配的部分越多,他的人生就越自由。
2020-08-14/15 1. 最近对我影响最大的一件事情,可以说就是拒绝了领导安排给我的一项工作吧。算是辜负了领导的信任。但是我的态度是如此的坚决,虽然所坚持的理由在别人看来显得十分可笑。经过此事,我的本就不清楚的对未来的规划更加的模糊了,并且因为自己的坚持对一些事情造成了不好的影响,也让自己有了不小的负罪感。 2.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理由显得如此可笑呢?我坚持不接此项目的第一个理由是我不适合当项目负责人,我有社恐症。第二个理由是我想坚持自己的专业,但是当这个项目的负责人显然就要放弃研究技术,而主要精力要放在组织协调上。 3. 上述理由当然领导并不买账。现在回过头来看,拿这两个理由去拒绝,确实可笑。但是我的态度却是如此坚决,也没有更好的理由去说服领导。大家都对我的决定表示不理解,只不过在我的一再坚持之下,领导们做出了让步。 4. 事情看似按照我的想法结束,但却又远远没有结束。这件事对我的影响随着时间的推移越来越明显。接下来我要如何做,我的位置又在哪里?我现在脑子里确实想不明白,而且没有什么思路。 5. 马上要到不惑的年纪,想不明白的事情却越来越多。 6. 我自诩为“交流能力强”,然而真要表达我的内心的想法又十分困难。我有许多时候想找一个人聊一聊我到底是怎么想的,然而面对此人时,要么是忽然说不出话来,要么是说出来的话并非内心所想。能够表达也是一项能力吧,然而似乎我也许并不拥有。 7. 这倒不是说我不想表达,其实我是想交流的,我的苦恼来自于“不能”而非“不想”。 2020-08-20 转个中气爱的微博,下午豆瓣上有人冷嘲热讽(现在又找不到了),我倒觉得大可不必:
昨天说了“洪水是一种资源”,有人质疑是“丧事喜办”。其实,洪水是资源这个说法,在水利和气象业内是常识。我国是季风气候国家,中东部的地表水资源,超过一半都是以洪水的形式出现。洪水过后,往往就是降水偏少,甚至旱灾。在过去,条件有限,能把命保住财产保住就不错了,对洪水避之不及,要像赶瘟神一样尽快把它排进大海;而现在,条件好一点之后,已经要考虑,能用各种手段,既保住安全、减轻损失,又变洪为宝,留住宝贵的水资源。这是更高的要求,但并非不能实现,毕竟我国总体还是缺水的国家,调丰补欠本来就是应该的。另外,大的洪水和特别极端的台风,现在我们还无法完全抵御,确实是自然灾害,但也要想到,洪水和台风,都是自然现象,如果人类有朝一日驯服它们,它们就不是灾害,而可能和壮观的海潮一样,有其他的特别的价值。不求所有人都理解这些观点,但真没有什么“丧事喜办”,或者什么别的意思。
2020-08-28 专业外的人只能是提出问题,而不能指望他们对系统能做出优化。因为一个很复杂的系统,内部总是存在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否则也就不能称其为系统了。非专业人士虽然能发现系统中的问题——发现问题总是比解决问题要简单得多——但是他提出的解决方法看似合理,但往往——当然也不总是——对系统会产生负面的影响。以IT行业举例,用户能发现软件的bug,但是除非是程序猿否则很少会有人动手修复这个bug,不能且不敢,即使是程序猿也有可能把本来可以运行的程序搞崩溃;但是这种情况在交通工程这个“大众”专业,就明显的反了过来,民科泛滥。

版权声明:本文由@查无此鸟创作,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除非注明,均为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来源,并完整保留本段声明。本文地址: http://liyonggang.net/blog.aspx?id= 2020-08-31



本文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昵称或评论内容不允许为空!邮箱可不填,但建议填写以备联系,邮箱将不显示在评论中。) 昵称 邮箱

查无此鸟的博客

Copyright©查无此鸟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t5lyg@126.com

其他链接

卢昌海的网站 | 鱼の后花园博客) | 新交通人的技术闲谈-知乎 | FROYOs Blog | 博客园 | 鸟哥Linux | 蜂鸟的小窝 | 大眼仔

AutoCAD.NET: Kevin K | 大非sb