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无此鸟的博客 一个不误正业的交通工程师的个人网站

读史铁生《我与地坛》后记

标签:读书笔记 | 发表时间:2021-11-24 15:52:36 | 更新时间: 2021-11-24 15:52:36 | 阅读数:178 | 评论数:0 | 字数:1305

豆瓣地址:https://book.douban.com/subject/30207170/ 本来要写『随记』的,但是书看完了,『记』一个字还没有写,那就照例还是写『后记』吧。 既然『照例』,那就照例先谈谈为什么读这本书。《我与地坛》是大名鼎鼎的,史铁生也是大名鼎鼎。只是我不怎么读『名著』,所以一直没有读,也没有计划要去读。某日某网友@城镇青年 在我博客留言提及他在读这本书,一时竟感兴趣起来,就将其加入待读列表了。 我常常思考并寻找读书的意义,可一直找不到;于是我退而寻找读书的目的,但还是不清晰;我想我总该能知道我想读哪些书吧,可惜并没有一个一贯的标准。『博览群书』本是个褒义词,对于我倒好像讽刺了。 史铁生我并不怎么熟悉,作家,地坛,轮椅,什么什么的,一些片段似的印象而已,没有特意去关注过。甚至,还常常与上世纪某『白卷英雄』混淆-大概是因为同名吧(但不同姓)。他的作品也是没有读过,即使现在读过了《我与地坛》,还是没有计划去读其他的。 这次读《我与地坛》是一个了解他的机会。 史铁生,1951年生,祖籍涿州,在北京胡同里长大。wg期间延安插队,后患病瘫痪,72年在工厂做工,并开始写作。不光双腿残疾,还患有肾病,多次与死神擦身而过,2010年因脑溢血住院并不治身亡,终年59岁。作家,全集有三百多万字。 他比我的父亲大一岁,若是活到现在,大概和父亲类似,是一个真正的老头了。这便于我有了一个可对比的具象。 我本以为史铁生离开的更早,没有想到是2010年去世的。回想起来,他的去世,以他的知名度来说,只一个《我与地坛》就够了,应该会在社会上造成不小的影响,我却浑然不知。想来,不管是他活着还是死去,都是个极为低调的人吧。 我读的这本是2018年的『新版』,除了第一篇《我与地坛》外,也是『照例』收录了其他几篇散文,我没有与旧版做具体的对比,但应该差不太多。这些散文大多与《我与地坛》类似,都是回忆类的,除一篇《好运设计》外。 在《记忆与印象2-比如摇滚与写作》里,史铁生说『爱情没有悲剧』,还有后半句是『婚姻才有悲剧』,是他和友人谈起某个『故事』时说的。那个让他摇了几个小时轮椅去找的人是谁,他没说。史铁生的散文什么都谈,但是关于爱情,他并没有多说什么,让人觉得在刻意回避。 在《二十一岁那年》里,史铁生写到,『……我一时忘记了死。还因为什么?还因为爱情的影子在隐约地晃动。那影子将长久地在我心里晃动,给未来的日子带来幸福也带来痛苦,尤其带来激情,把一个绝望的生命引领出死谷,无论是幸福还是痛苦,都会成为永远的珍藏和神圣的纪念。』 史铁生20来岁瘫痪,后又患肾病,几近绝望,从绝望里产生希望,后来又开始向别人输出希望。人们去读《我与地坛》也是想从中汲取活的力量吧。只是我最近处在人生的低谷,眼里看到的都是消极的东西。 也是在《二十一岁那年》里,史铁生讲了一个小孩的故事,那个小男孩因为调皮出了事故,将逝去,然而在病房里依旧调皮而快乐,除了被问起何以发生事故。史铁生说,『……命运中有一种错误是只能犯一次的,并且没有改正的机会,命运中有一种并非是错误的错误,但它却是不被原谅的』。 人生,就是这么残酷的吧。

初稿于2021-11-17。

版权声明:本文由@查无此鸟创作,采用知识共享 署名-非商业性使用-禁止演绎 3.0 中国大陆许可协议进行许可。除非注明,均为原创文章,请在转载时注明来源,并完整保留本段声明。本文地址: http://liyonggang.net/blog.aspx?id= 2021-11-24



本文评论:
暂无评论……

发表评论:(昵称或评论内容不允许为空!邮箱可不填,但建议填写以备联系,邮箱将不显示在评论中。) 昵称 邮箱

查无此鸟的博客

Copyright©查无此鸟 2020~2022, All Rights Reserved

邮箱:t5lyg@126.com

其他链接

卢昌海的网站 | 鱼の后花园博客) | 新交通人的技术闲谈-知乎 | FROYOs Blog | 博客园 | 鸟哥Linux | 蜂鸟的小窝 | 大眼仔

AutoCAD.NET: Kevin K | 大非sb